Strawberry.

回吻 Chapter 3

Chapter 3.

  姜丹尼尔睡得很安稳,从赖冠霖将病房的门关上到裴珍映把病房的门打开。再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裴珍映用左手小心翼翼地按住他的手,右手将他手背的针管拔了出来。姜丹尼尔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裴珍映,欣赏裴珍映的脸对他来说也是休息中必要的事。

  裴珍映抬眸的瞬间,对上了姜丹尼尔的目光。

  小猫没有慌张和不安,反倒是越发好奇地继续盯着姜丹尼尔。“咳…”实在是受不了了,那个眼神里全都是说不清的情愫,裴珍映别过头,脸颊微微发烫。为了打破僵局,也为了引诱话题,姜丹尼尔终于开口了:“裴医生平常上班的话会很忙嘛。”

  裴珍映坐在病床旁边的位子上点了点头。

  “那医生这么忙,一定没有时间谈恋爱吧?”

  裴珍映又点点头。

  “医生你……”姜丹尼尔摸了摸后脑勺,“医生你有没有想过恋爱呢?”

  裴珍映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姜丹尼尔可以听见时钟的秒针转动的声音。想要换话题,却一时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任由尴尬一定不是办法,就在姜丹尼尔想重新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发现了裴珍映的小动作。

  裴珍映一直低着头,不停地玩弄着手指,不知道因为什么,他的喉咙有些沙哑:“其实……其实我不喜欢……”难道他不喜欢谈恋爱?姜丹尼尔忽地觉着胸有些闷,这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我不喜欢女生……”裴珍映支支吾吾轻声地说完了这句话。

  姜丹尼尔是真真正正地愣在了床上。

  裴珍映说完这句话时不时抬眼看看姜丹尼尔又把眼光收回,心想姜丹尼尔一定是吃惊到说不出话了,自己此时此刻想要挖个洞钻都没地挖洞,想要猛地站起来冲向门口却又站不起来。姜丹尼尔笑了,一只手搭在裴珍映的头上揉了揉。

  “那医生你想要男朋友吗?”

  小猫的眼睛倏地亮了,猛地抬起头看着姜丹尼尔,看着男人微微勾起的嘴唇,满足地抿嘴笑了,眉眼弯弯。想要点头答应又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事似的,眼神飘忽了一会儿问道:“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是渴望答应问句。

  姜丹尼尔没有不解,甚至是意料之中。徐徐开口问道:“是因为赖冠霖吗?”裴珍映怀疑姜丹尼尔有读心术,怔怔地看着他说道:“霖霖说不能跟不熟的男的乱谈恋爱。”不熟的男的是什么东西……姜丹尼尔抬了抬眉:“恩,还有呢?赖医生他还嘱咐了我们裴医生什么呀?”裴珍映摸了摸下巴:“恩……霖霖还说手只能给他拉,抱抱只能问他要,亲……”

  “停,打住。”姜丹尼尔用食指放在了裴珍映的嘴前。“再说下去我要生气了。”裴珍映乖乖地止住了嘴,做出了一副拉拉链的样子,彻底封住自己以免继续说下去。姜丹尼尔轻轻拍了拍小猫的脑袋,说道:“去忙吧,等我出院以后,我们去约会。”

回吻 Chapter 2

Chapter 2.

  裴珍映推门出去没多久,姜丹尼尔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喂喂,我说我们姜队长没事吧,让您逞强偏要去拯救人质,都说撤退了您还上,做英雄的机会可多了个去了,偏要这次冲上前,这不现在就去医院啦。”邕圣祐对着电话一顿嘲讽,似乎是在责备姜丹尼尔这次的贸然行动导致的后果。

  姜丹尼尔轻笑一声,应道:“我倒觉得这次贸然行动不是坏事。只是,”姜丹尼尔看着自己正在打点滴的右手“只是又要苦了我的右手去写检讨书了。”

  “嘁——说吧,这次准备呆几小时溜出来?”

  “不瞒你说,我这次伤的重,准备住个十天半个月吧。”

  邕圣祐不可思议地把手机从耳边拿到眼前,看到联系人的备注还是“猪队”,再重新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怎么?这次想呆在医院?”“任务做累了,休息几天也不错嘛。”

“哦?哦~哦。真的只是休息?”

再说下去铁定要出事,在他追到裴珍映之前,姜丹尼尔还不打算把这个人儿供出来:“不说了,啧,嘶,啊,我的伤口…祐祐我的伤口好痛,挂了挂了,我叫医生了,啊…好痛哦…祐祐不说了哦。”说完便按断了电话。

“护士!护士!”姜丹尼尔对着门口喊了又喊,其实护士进来不进来都无所谓,主要是为了引起裴珍映的注意。下一秒小护士就满面春风地推门进来,亲切问道怎么了。姜丹尼尔的脸都皱在一起了,指了指自己的伤口说:“嘶…把你们裴医生叫过来帮我看一下伤口…啊,真的是很疼…”

护士看着姜丹尼尔一副样子,又不好戳破说装的太明显了,只好点点头。

姜丹尼尔看护士重新出门去叫医生,乐呵呵抱着脑袋重新躺下,心里幻想着怎么向裴医生袒露心声,啧,这一见钟情说来就来,真不好办呢。太急冲冲会不会吓到他,太委婉会不会领会不到。

那人推门进来了。

不一样。

长得比他高,要说是清秀也可以,不过比裴珍映这张脸还多几分成熟,带着金框眼镜,啊——那个名牌上写着什么,姜丹尼尔眯了眯眼睛。一字一字念出来:“哦…赖…赖…冠霖,赖医生是不是搞错了,我记得我叫的是裴医生。”

“珍映去巡诊了。”

珍映?这小子怎么……

“我听护士说你痛的很严重所以来帮你看看,把衣服掀起来,我帮你拆开绷带看一看。”赖冠霖手插在白大褂两侧的口袋里,眼睛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姜丹尼尔身上,一看就知道没什么问题。

姜丹尼尔明显的感觉到来者不善。“不用了,等裴医生巡诊结束麻烦赖医生帮我跟他说一声来一趟病房。”

“姜大尉,我是他男朋友,你有事找我吧。”

“哦?我不信呢?”

“看来姜大尉果然是没什么问题。”

“恩,当兵的身体好,麻烦赖医生出去吧,别忘了叫小珍映过来哦。”说罢挥挥手,一个人侧过身躺下不看赖冠霖。嘁,男朋友?鬼信。你叫珍映,那我就叫小珍映好了。

哥哥真的很喜欢小猫咪

110很好吃 1710更好吃

回吻 Chapter 1

主线:丹狼 

副线:罐狼

素材部分来源——《太阳的后裔》

 

姜丹尼尔:大韩民国 W小队队长 姜大尉

裴珍映:权晟医院 外科教授

赖冠霖:权晟医院 赖院长长子

 

Chapter 1.

  “A区敌人已击毙…现…确认B区情况,收到请回复…”男人靠着墙壁,手中握着对讲机,双腿似乎没有力气再支撑上身的体重一般,慢慢地让他的背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一条腿伸直,另一条腿曲着。

  “报告队长,B区敌人已全部击毙,已确认没有后患,Over.”

  兴许是因为松了一口气,姜丹尼尔的右手忽然松开了手中的对讲机,“啪嗒”落在了地上,左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伤口处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流血。“阿西——真是倒霉。”摇了摇头,苦笑了一番,等待着队员来到自己身边把自己带回去。

  后来,姜丹尼尔最后的记忆,就是漆黑一片,紧接着是一声又一声地呼唤。

  喊的是姜丹尼尔四个字。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姜丹尼尔用手掌轻轻拍了拍额头,想要驱走脑袋的胀痛。真正清醒时,军人一贯的作风就是警醒地观察四周。空气中混合着若有若无的消毒水味,床旁边的抽屉柜上放着花瓶,里面插着刚买来不久的百合花。自己穿着蓝白条纹的衣服和裤子。

  看来是住院了啊。

  姜丹尼尔吃力地用左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扭头把身后平躺的枕头竖起来,再小心翼翼地靠下去。“嘶——”后知后觉的疼痛感刺激着姜丹尼尔的神经,罢了,没死就是小伤。刚想到这,病房的门就被轻轻推开了。

  怎么去形容呢?

  两个字,好看。

  换一个说法,精致。

  要说多一点的形容,大概就是,好不容易打理好的头发,还是有细碎的几根头发翘起来,就是毛茸茸的,像——小猫?正好给他撞见小猫伸出小舌头舔干净自己嘴边的酸奶,眼睛下有重重的黑眼圈,应该是刚打了哈欠,所以眼睛水灵灵的,好像还有晶透的泪光在眼角边。

  “啊,姜大尉你醒了啊,已经帮你做过全身检查了,你放心吧,你就是流血过多所以当时休克了,腹部的伤已经帮你缝起来了,差不多过两天你应该可以洗澡了,如果身体素质好的话,你再过没多久就可以出院了,那我不打扰了,两个小时以后我让护士来给你换药。”一系列官方的交代。

  可惜姜丹尼尔什么都没听进去,不对,只听进去了最后两句。

  军人视力好,隔着这么远姜丹尼尔还是看到了裴珍映的名牌。“裴…裴医生?”裴珍映疑惑地回过头,想着什么时候把自己介绍给面前这位病人。“你怎么知道我的…”话说到一半,忽地想起自己衣服上挂着工作证,证件上有自己的名字和照片。

  收回了刚刚那句话,裴珍映改口问道:“大尉你还有什么事吗?”

  “过会儿换药能不能你亲自来帮我换?”

  裴珍映愣在原地,以前的男病人巴不得小姑娘帮忙换药,尤其是这种身材好的,秀个两下心里都爽,今天这病人真是出了奇的…怪?随便啦,反正也不是不可以,裴珍映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再休息一会儿吧,就离开了。

  姜丹尼尔从裴珍映进门到出门就一直盯着他。部队常常出任务,医院这种地方可是的确没少来,漂亮的女护士他看多了,前凸后翘的女医生他也看多了,可惜都不对胃口呢,况且,他从小就讨厌医院,立誓说这辈子绝对不找医生做女朋友。

  七算八算,找个医生当男朋友好像不算食言吧?

#第十一秒喜欢你 05

#当红组合罐昏&罐粉裴珍映

#严重OOC 勿上升

#本章甜饼预警!!

下雨了——是那种淅淅沥沥的小雨。

裴珍映像往常一样,撑着透明伞,悠闲自在地准备去赶电车。大抵是知道临近期末考了,赖冠霖绝对会回来听课,而自己昨晚饱含心意的情书也绝对会送到赖冠霖的手上。

可惜今天的电车没有赖冠霖的影子,也罢,毕竟是公众人物。

“南城一中到了,南城一中到了,we are arriving……”熟悉地报站声传入耳朵,裴珍映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明显加快了,明明连见都没有见到,就已经开始担心情书送出去的那一刻结果会是如何。

长大嘴认真地吸了一口气再慢慢吐出去,没有握伞的那只手跟着呼吸的节奏握紧,又松开。

出站后过个马路就是一中了,裴珍映重新撑开伞,环视着周围,穿着校服的人各式各样,可就是看不到想看到的那个人。抬头看着雨点打在透明伞上,小小的雨点聚在一起,变成了豆大的雨点再滑落下去,再看过去,乌云密布的天,好像一点点散开了,乌云背后似乎有了太阳的身影。

跟着大部队过马路,裴珍映早就忘记了刚刚的紧张,只是想着太阳什么时候会迸射出光芒,透过一层又一层的乌云,至于他的太阳——

“喂,裴…裴珍映!”

至于他的太阳,这不就来了吗。

赖冠霖下了车以后为了避嫌正准备绕学校后门。

又是那样的不偏不倚,他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到了裴珍映。

其实张嘴的时候想喊的是“裴裴”。

裴珍映握着伞的手微微抖了抖,不能再忍了,他想他的心情都已经压不住了。裴珍映顾不了身后的人群,把伞收起来后,艰难地转过身,伸出了手,极力的挥着手,又拼了命似的跳啊跳。我在这里,赖冠霖,你快来,我就在这里。

赖冠霖好久没有穿校服了,今天出门匆忙,西装的扣子还没有扣起来。管家刚想打伞,却被一个眼神制止了。“不用了,就这么几步路。”“可是少爷……”“不用了。”管家知道赖少爷虽然平常温和待人,但是遇上自己决定的事谁说都没用。“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少爷自己当心。”“恩。”

说话的时候,赖冠霖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个在人群中挥手的人。

太傻了,赖冠霖低着头笑了,一步一步向前迈着。

也太可爱了。

裴珍映看着靠近自己的人,心中的欣喜又多了一分,突然想起了什么,在包里捣鼓了半天,却没发现赖冠霖已经在他面前站着了。“啊,找到了找到了。”在包的最深处,是一张淡蓝色的信封。

再抬头的时候,他才发现,赖冠霖不声不响地用两只手把他的头顶遮了起来。

呼——糟糕了…更心动了…

赖冠霖抿嘴笑了:“你想给我什么?”

裴珍映缓过神,怯怯地把自己的信封递到那人面前。

“我不要这个。”这是拒绝了吗?

裴珍映的失落感上升到了极点。

干脆连伞都不撑了,转过身刚想跑进教学楼,找到自己的课桌椅把自己埋进手臂里,却被一只手用力地拽住了。

“我不要你的信,我要直接听你说‘我喜欢你’四个字。”赖冠霖刻意加重了“我喜欢你”四个字。

裴珍映好生气,生气这个人又让自己忽而跌入低谷,又用简单的话重新撩拨他对他的喜欢。

再也忍不住了。

裴珍映猛地回过头抱住了赖冠霖。这个猝不及防的拥抱好像让赖少爷等了很久了。

“赖冠霖。”

“嗯?”

“我好想你。”

#第十一秒喜欢你 04

#当红组合罐昏&罐粉裴珍映

#严重OOC 勿上升

01 02 03

抬头看看钟,裴珍映深呼吸,调和了自己的情绪,想起刚刚自己的模样不知道是要多好笑。

“这么晚了为什么打电话给我,你们明天没通告?”

“恩,其实也没什么要事,就是想打电话找你聊聊,毕竟挺久没见了。”朴志训刚洗完澡就摊在床上了,好久没有回自己家了,简单的公寓两室一厅,自己的大床整整齐齐,如果没有朴妈妈打扫也不知道是不是会蒙上灰。

裴珍映蓦地不知道说什么,任由着时间的蔓延,迟迟没有开口。

朴志训意识到了沉默的气氛,忽然开口打破了现有的宁静。

“你是不是还喜欢冠霖那小子啊。”

这种突然的问题让裴珍映有些不知所措,可自己喜欢赖冠霖也早就不是秘密了,而是全校皆知的八卦新闻。

电话的那头保持着沉默,朴志训刚准备轻声试探,却听到了那头的叹气。

裴珍映回到书桌前,拿起了那张合照,说道:“你知道吗,我其实没有一天不喜欢他,我也很嫉妒你,你们两个在一起合作这么久,你又那么好看,没有一见钟情也早该日久生情了。我想你肯定知道我给赖冠霖送过情书,他也给我回过情书,可在我想要去确认关系的时候,他却再也没有回过一中,你们忙忙碌碌地跑遍全国各地甚至去国外开演唱会,而我只能在学校里一边做好我乖宝宝的形象一边等着你们回来。唯独只有一次,你们回来了,那天肯定是我最难忘的日子了,校庆的那天晚上你们做特邀嘉宾来做压轴表演,学生会是铁定要负责的,我那个时候真的好开心啊,终于可以看到他了,他是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比之前长得更高,肯定又帅了不少吧,想了好多好多,可那天来的时候,他竟然拉着李允怡的手。”

不对劲,裴珍映有哭腔了。

朴志训耐心地听着裴珍映的话,心里弥漫的滋味早就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了。

酸甜苦辣咸,应有尽有。他是该开心的,他想。毕竟裴珍映可不是经常会把自己心事告诉别人的人。但是反反复复“开心”了好久,朴志训始终没有办法释怀自己郁闷的感受,裴珍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朴志训自己都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听着那端隐约的抽泣声,他突然开口:“冠霖说,李允怡的事他有苦衷,所以你可以试着去相信他。”

“你如果这么难受,你没有想过放弃吗?”

裴珍映隔着电话摇了摇头,回答了一句朴志训怎么也想不通的话:“因为我觉得赖冠霖根本不喜欢李允怡。他拉着李允怡的那天,我一直在注意他看她的表情,可是那个表情那个眼神一点都不宠溺也不温柔,甚至可以说不开心。”

那你到底在难受什么劲?!

“我想…他可能还是喜欢志训哥你吧。”那声音真是越来越委屈了。

朴志训已经无可奈何到想要从电话里跳出来去揍裴珍映了。

朴志训无力地用手按着太阳穴揉啊揉,憋不住开口吐槽着问道:“裴珍映你是白痴吗?”

“我又怎么了到底,你就仗着他喜欢你来欺负我。”

“赖冠霖从头到尾只把我当做哥哥,他真正喜欢的人从来都是你一个人,我真觉得你是个白痴,还是不折不扣大白痴的那种白痴,你明明连他不喜欢李允怡都看出来了,为什么在他和我这件事上耿耿于怀啊你,就算他赖冠霖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我有我自己喜欢的人,知道了吗白痴!”

裴珍映彻底短路了。

听着朴志训骂了半天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一些东西,“你是说,赖冠霖喜欢的人不是你是我更不会是李允怡,而且你也不喜欢赖冠霖,对吧?”“恩。”啊…这样啊…

“那我是不是应该重新去试一试啊…”

“如果你没有放弃的话。”

“那我现在就要去重新写一张情书,恩,好,就这样,掰掰!”立马按掉了电话。

朴志训轻声恩了一句,最后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就是苦笑了一下。

朴佑镇撑着脑袋看着正在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朴志训:“哥,这样真的好吗,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珍映吗。”

朴志训侧过头,眉目间盛满了讲不出的情绪,缓缓地张开嘴巴:“就因为喜欢他,所以他一定要幸福才好啊。”

#第一十秒喜欢你 03

#当红组合罐昏&罐粉裴珍映

#严重OOC 勿上升

01 02

一定是累坏了,裴珍映这样想。

回家粗略冲了一把就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咚”一声从床上翻下来之后裴珍映愣是没缓过神儿。“嘶——”捂着自己的脑袋,感觉天旋地转的。

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书桌前,打开书桌的第一格柜子,取出那封有些旧了的信纸。

致 高一三班 赖冠霖:

  也许,这很突兀。

  我是个很不善于表达的人,说来我也不知道怎么描写我们的相遇,可能是樱花烂漫的季节,你出现的刚好,就这样刚好的被我遇见。

  我知道你的身边有你在意的人,所以我一定不会去你身边打扰你。

  但我希望....

  希望你能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已经不止一次偷偷在你打完篮球的时候让李大辉替我把水递给你,我也不止一次在你参加答辩会的时候在台下看你,我更不止一次写了这种信,三番五次想办法送给你,然后又偷偷缩回来。

  这一次已经不一样了,大辉告诉我你和志训前辈的工作会越来越忙,GH现在是大势,再不告诉你,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拜托拜托,你一定一定要拆开这一封信看看。

                                                                  高一八班 裴珍映

裴珍映抿嘴笑笑,不知是否是回忆起当年青涩的喜欢。

又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下一封蓝色的信纸。

致 高一八班 裴珍映

  裴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

                                                                  高一三班 赖冠霖

心脏怦怦跳的声音还在回荡。

赖冠霖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让裴珍映心动,就像这十个字和两个标点符号那样简单。

再往下翻,只剩一张合照,一张——他们与夏日祭烟花的合影。

裴珍映的鼻子酸酸的,好像总有鼻涕流出来似的,一定是感性促使了这样的感受。因为,这两封信没有让他们成为他理想中的情侣。就连那张合照,都是讽刺的存在。

裴珍映摇摇头,拉开窗户想要透透气,却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思绪,或者说,更是搅乱了现在的思绪。

“这个点还会有陌生号码的吗。”不屑地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却心生接通的想法。“如果是骗钱的我就趁机骂死你个崽子。”

“喂?”

对方沉默了片刻。“裴珍映,你可以睡觉了。”

“你谁啊?!”裴珍映惊讶之余都没有思绪再去考虑多的了,怎么办,骗钱的知道他的名字了,是不是下一步准备进攻他家了,不行啊,爹妈带弟妹都出去旅游了,这个家只有他一个人啊,不可以啊...........

还沉浸在胡思乱想中的裴珍映一时半会回不过神。

“我说你,一定要我跟电视上一样你才认得出我吗?”

电视?

这种变态还会上电视,难道这个人是精神病人,天哪。

裴珍映感觉自己岌岌可危。

颤颤巍巍地说道:“你...你放过我吧,我们家我最大,我还要帮着我爸妈照顾我弟弟妹妹,他们的很乖很可爱,而且我很年轻,我还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求求你了...”

“裴珍映,你不仅以为赖冠霖喜欢我,还认为我是变态杀人魔是么。”

大脑短路...

“你...是谁啊...”

“朴志训。”

第十一秒喜欢你 番外

#本章是预告

#赖冠霖视角

#严重OOC 勿上升

“裴珍映,我人生的所有变数都是你。”

“裴珍映,你说我是你的太阳,我说...”
“我说你是我的心脏。”

“我好喜欢你。喜欢你懦懦地向我求抱抱,喜欢你每次抱完我脸通红不敢看我的样子,喜欢你吃蛋糕嘴角还有一点白白的奶油,喜欢你身上的奶香味,喜欢你认真听课的样子,喜欢你做不出数学课急哭的样子,喜欢你又甜又软的嘴唇。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可为什么你要违约呢,小骗子。”

“小骗子你知道吗 我也想你了。”

我发现...第一十秒过了这么久

我都没有想好

BE 还是 HE....

罐狼 还是 昏狼....

#第十一秒喜欢你 番外

#当红组合罐昏&罐粉裴珍映

#严重OOC 勿上升

#本章裴珍映视角

#跟正文无关 不用联系

-“抱他的时候好像不是那么安心。”

我答应过一个重要的人,我们要一起去高中,要一起考北郊,要一起在未来的路上踩下很多脚印,就像那时候我们一起去海滩,他走在我的前面,我跟在他的后面,踩着他留下的脚印,一点一点的靠近他。

在我眼里,他——他是一个...一个我也说不清的人

我第一次抱他的时候,是在体育楼的角落里。

啊,我想起来了,他是一个总能让我很安心的人。害怕的时候他只要抱抱我,我好像就不难受了。他身上的味道,会悄悄地从鼻间蔓延进我整个身体,牵引着我的大脑,带动着我的思绪。

那就不是安心了...

抱他的时候,心脏就快跳出来了。

可能...是他抱我抱的太紧了,只要他抱紧一点那我就一定更紧一点。我好想拥有你,一直拥有你,天荒地老,我都陪着你。

初三那年,他拉着我的手,跟我做过一个约定。

“裴珍映,陪我考北郊吧,一直一直都在一起吧。”

“好。”

-“对不起,是我违约了。”
我从没有看过他这么生气,他在我眼里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也只是偶尔在自己考砸的时候对着考卷皱皱眉再对着我比他高出几分的考卷哀嚎几声。

“我妈让我去中高...职,选择权不在我这里。”

“关我什么事?”

“你不要生气...”

“并没有,你想太多了,你是你我是我,我生什么气。”

我记得那天天真的下雨了,我就像苦情戏里的女主角,我记得那天一直给我撑伞的傻子不见了,我记得那天的雨特别冰,眼泪水特别咸。

-“我想你了。”
我生病了。

我讨厌医院去医院打针,但我更讨厌他不理我。

赖冠霖已经三天没有给我发消息了。

好像烧退了,我软在桌上,反反复复地看着妈妈填好的志愿表。没有北郊。算了,就这样吧。

瘫在床上,伸出手,嗯...赖冠霖...我想拉手手了,想抱抱了,想....

打开手机。

输入框:「赖冠霖,我想你了。」

---------题外话
好久不见!这两天忙着学校的事一直没空更新,肥肠对不起!今天的番外篇算是罐狼的迷你甜饼?嗯...我也知道不甜...好!没关系!还有上升空间!

夹杂着个人故事。

诶,知道吗,我想你了。